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鉤沉>

司馬光的君子意氣

來源:澳門銀河發布者:時間:2019-09-13

?司馬光 (資料圖)


今年是北宋史學家、政治家司馬光誕生1000周年。作為史學家,他在洛陽完成的巨著《資治通鑒》,足以彪炳千古;作為政治家,他的得失功過,人們歷來品評不一。其實,無論是著史還是從政,對司馬光影響最大的,都是他的“朋友圈”。

針鋒相對歐陽修

司馬光不僅是杰出的史學家,還是很有名望的政治家。北宋政壇的一大特點,就是文豪多,比如“唐宋八大家”中的歐陽修、王安石和蘇軾等,都曾與司馬光同朝為官。他們可能政見不同,但惺惺相惜、意氣相投,有共同的“朋友圈”。在這幾人中,歐陽修年紀最大,資歷最深。他生于公元1007年,比司馬光大12歲,年輕時曾在洛陽任西京留守推官,并寫下了歷史上的第一部牡丹專著——《洛陽牡丹記》。宋仁宗慶歷三年(公元1043年),范仲淹出任參知政事(相當于副宰相),與富弼、韓琦等人一起推行“慶歷新政”,欲改革吏治,富國強兵。時任諫官的歐陽修積極參與,成為改革派的中堅力量。由于守舊派的阻撓,新政不久宣告失敗。范仲淹等人被誣為朋黨,貶出京師。歐陽修作《朋黨論》稱“小人無朋,惟君子則有之”,結果也被貶出京師。

“慶歷新政”雖然失敗了,卻為后來的王安石變法埋下了種子。歐陽修和司馬光都欣賞王安石,但也都反對王安石變法。歐陽修曾因此被貶,晚年自號“六一居士”,這是后話。

再說司馬光。他尊重文壇領袖歐陽修,卻也堅持自己的政治立場。宋英宗繼位后,圍繞濮議之爭,司馬光和歐陽修之間發生了激烈的交鋒。

濮議之爭的主題,就是宋英宗對自己的生父濮安懿王趙允讓,究竟該稱皇考(即先皇)還是皇伯。

宋英宗是宋仁宗的侄子,于公元1063年繼位。當上皇帝后,對已故的生父濮安懿王怎么稱呼,成了他面臨的一個問題。歐陽修時任參知政事,以他為首的宰執們認為該稱皇考,掌管諫院的司馬光等人則認為該稱皇伯。于是,朝中官員分成兩派,司馬光和歐陽修在朝堂上針鋒相對,論戰一直持續了18個月。公元1066年,歐陽修起草詔書,確定稱濮安懿王為皇考,濮議之爭終于塵埃落定。為平衡兩派官員,宋英宗心力交瘁,不久駕崩。公元1067年年初,不滿20歲的宋神宗繼位,開始任用王安石推行變法。歐陽修因反對變法被貶,于公元1072年去世,享年66歲。

亦友亦敵王安石

王安石,字介甫,生于公元1021年,比司馬光小兩歲。變法之前,他們是好友;變法之后,兩個人成了政敵。

他們的相識,是在宋仁宗嘉祐年間的公元1060年前后。當時,名重天下的王安石應包拯之邀,入京擔任群牧司判官,與司馬光、呂公著、韓維成了同僚。這四個人“同在從班,特相友善,暇日多會于僧坊,往往談燕終日,他人罕得而預”,時稱“嘉祐四友”。

四人之中,王安石的個性最為鮮明。一天,群牧司內牡丹盛開,包拯特意設宴,請這幾個下屬飲酒賞花。司馬光本不想喝酒,但怕掃大家的興,也就勉強喝了。王安石則從頭到尾滴酒不沾,誰勸也沒用。王安石不僅脾氣執拗,還不修邊幅。他曾作《和王樂道烘虱》一詩,描述自己和虱子斗爭的經歷。對好友的這種“惡趣味”,司馬光竟也欣賞得了,還戲謔地作了《和王介甫烘虱》一詩相和。公元1061年,司馬光的堂兄司馬沂去世,王安石為他寫了墓表。就在這一年,王安石任知制誥,在為司馬光升職所擬的詔書中,多有“操行修潔,博知經術”“行義信于朝廷,文學稱于天下”等贊美之詞。司馬光也對王安石評價極高:“介甫獨負天下大名三十余年,才高而學富,難進而易退,遠近之士,識與不識,咸謂介甫不起則已,起則太平可立致,生民咸被其澤矣!”

然而,在變法這件事上,他們翻臉了。宋神宗想清除積弊,走富國強兵之路。熙寧二年(公元1069年),他任命王安石為參知政事,次年又升其為宰相,主持變法事宜,可是急功近利的變法遭到了朝臣們的反對。司馬光曾三次寫信,勸王安石廢除新法,王安石則回了一封《答司馬諫議書》,表明變法的決心。公元1071年,司馬光退居西京洛陽,開始潛心編著《資治通鑒》。這期間,他為好友呂誨寫墓志銘,提到新法害苦了百姓。有人將墓志銘的鐫本獻給王安石,王安石不僅不生氣,還將鐫本掛在墻上,逢人就說:“君實之文,西漢之文也。”

數年后,新法推行不順利,王安石辭官閑居。公元1086年,他得知司馬光入朝拜相,數月內盡廢新法,遂郁郁而終。(《洛陽晚報》)


網站聲明

銀河日報、銀河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銀河娛樂城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銀河娛樂城-銀河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銀河娛樂城”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安徽时时彩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