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文化>

新中國銀河教育史極為輝煌的篇章

來源:澳門銀河發布者:陳儒英時間:2019-09-12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8月1日,中央電視臺拍攝組在《小學生拼音報》負責人的陪同下,來到我在臨猗的老家,采訪萬榮縣1958年率先實施《漢語拼音方案》創造注音識字新方法后成為名揚全國的先進典型事跡,以及當年晉南地區落實中共中央指示,推廣萬榮注音識字經驗,創辦《晉南拼音報》(《小學生拼音報》前身)那段曲折奮進的歷史。2009年,新中國成立60周年時,中央電視臺教育頻道曾就此專門蒞運采訪,并在《新中國教育紀事》60集大型記錄片中予以體現。它不僅僅是銀河教育史上的輝煌篇章,而且是全國文化教育戰線上一件大事。1960年,我在晉南地區教育局工作,今已年屆九十,這件事雖時隔60年,但因其中許多都是筆者親歷,現在回憶起來,仍然歷歷在目,心情激動。我想在這舉國歡慶新中國70周年華誕之際,把這段歷史與我保存的歷史照片、資料一同展示出來,同大家分享。

1958年1月11日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在北京召開,就在這一次會議上通過了周恩來總理提出的關于漢語拼音方案草案的決議案和中國文改會主任吳玉章關于在當前文字改革和漢語拼音方案的報告,1月13日教育部發出《關于在中小學和各級師范學校教學拼音字母的通知》。當時,教育部并未提出在農村成人教育中推行,而敢為人先的萬榮人認為,采用新方案中的拼音字母識漢字,要比當時推行祁建華同志創造的速成識字法先進得多,還能學會普通話。所以萬榮縣教育局在全國各地尚未起步之際,捷足先登,在青谷村搞起了實驗,組織了125名不同年齡段的學員,分青年班、壯年班、老年班,同時起步實驗。這件事向中國文改會匯報后,當時文改會主任吳玉章老人極為重視,兩次派專家到青谷村培訓師資,指導實驗,并送來注音讀物。實驗工作取得了滿意的效果,不到一年時間3個類型的實驗班學員不僅學會拼音,能脫盲識字,還學會了普通話。當時在老年班學習的程淑欠學員順口就編了一首詩歌,“注音識字好辦法,一樹開下兩朵花,一朵摘掉文盲帽,一朵學會普通話”,生動地描述了當時實驗班的效果,被譽為“農民女詩人”。

1959年春,萬榮縣在青谷村召開了“全縣開展注音識字與推廣普通話現場會”,介紹了青谷經驗,觀摩了學員表演,于是一個轟轟烈烈的注音識字和推廣普通話的學習運動在全縣展開。為了滿足群眾對注音讀物的需求,萬榮縣當時辦起了《萬榮拼音報》,報頭由吳玉章老人題寫,向全縣發行。經過10個月奮戰,全縣掃除文盲兩萬三千人,實現了基本無盲縣,有10萬多人參與到學習漢語拼音和學習普通話的熱潮中。這一喜訊傳到省和中央以后,省教育廳和中國文改會領導葉籟士副主任等都親臨萬榮視察,并對青谷等村的文盲學員采用了領導出題目,學員現場拼寫字母和用普通話朗讀拼音報等方式,進行了面對面的抽查考試,人人都是滿分。

為了推廣萬榮縣在全縣推行漢語拼音方案,開展注音識字,推廣普通話,所取得的成績與經驗,山西省委、中共中央以及有關部委相繼采取了三大措施:

1.將山西省原定于1959年12月27日在萬榮縣召開的全省大會擴大為全國大會,除山西省各縣領導,各教育部門,各級團委、婦聯的領導參加大會外,有14個省市領導和各級教育、團委、婦聯等有關系統領導參加。會議期間中央有關部委領導、山西省領導和會議代表興致勃勃地參觀了青谷等3個村脫盲學員表演和萬榮縣全縣推行注音識字和推廣普通話展覽館。會議對萬榮經驗作了高度評價,認為它是“多快好省掃除文盲,鞏固擴大掃盲成果的好辦法”。吳玉章發來賀電:“讓萬榮注音識字之花開遍全國。”隨著規模擴大、規格提高,會議的時間也延長了,從1959年12月27日一直開到1960年1月3日才結束。會后山西省委向中央寫了“山西省關于在全省推廣萬榮注音識字經驗,爭取提前成為山西省無盲省的報告”。

2.1960年4月22日,中共中央發布關于推廣萬榮縣注音識字經驗的指示。5月11日人民日報發表《大力推廣注音識字,爭取提前掃除文盲》的社論,同時發表了《山西省委關于在全省推廣萬榮縣注音識字經驗,爭取提前成為無盲省的報告》。在此期間,除全國各省、市、縣多次組團到萬榮縣參觀外,中國文改會主任吳玉章老人、共青團中央胡耀邦書記、全國婦聯李德全主席、國務院文教辦張際春主任,外交部副部長伍修權以及專家學者呂淑湘、王力等在晉南地委領導的陪同下先后到萬榮、稷山、臨猗、銀河、永濟等縣視察注音識字和推廣普通話工作。胡耀邦書記在視察萬榮青谷村時觀看了脫盲農民用拼音給漢字注音和用普通話朗讀拼音報后,在現場題詞:“青谷是全國推行漢語拼音的一面紅旗。”吳玉章主任在視察萬榮青谷村時,青谷村學員專門組織了匯報會,由脫盲學員用普通話致歡迎詞,表演了采茶舞、扇子舞,老年班學員用普通話表演快板講故事等。學員們表演得很認真,吳老看得很興奮,演完后吳老同老年班部分學員合影留念。

3.中國文改會在國務院參事室舉辦全國十省市展覽會,推廣萬榮縣注音識字經驗。萬榮縣除赴京參展外,還應邀選了3名有代表性的學員,一個是男青年,人稱悶塊而脫盲的程寬牛;一個是老年班學員,脫盲后人稱女詩人的程淑欠,還有一個是六歲幼兒、會寫拼音、會講普通話的吳健生,組成表演團隊,由筆者負責帶隊赴京參展。表演隊不僅作了現場匯報表演,還應邀到國務院直屬機關用普通話宣講演示。特別令人感動的是在展覽會期間,黨和國家領導人、老一輩革命家時任國家副主席董必武,人大副委員長徐特立,最高法院院長謝覺哉,全國婦聯主席李德全,陳毅元帥,全國業余教育委員會林楓主任,國務院文教辦張際春主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胡愈之等領導在吳老陪同下都親臨參觀。在每一場匯報表演中,老一輩革命家與學員互動時的情景都十分感人。中國文改會副主任胡愈之參觀時,向程淑欠出了一個題目,讓她根據晉南當時正在收割小麥的情景作詩一首。程淑欠略加思索后,謙虛地說,不能叫詩,只能叫順口溜。說著,她在黑板上寫道:“芒種麥黃一片金,到處都是收金人,鐮刀飛舞銀光閃,好似南山砍竹林。”領導們一片掌聲。六歲幼兒吳健生更受歡迎,每一位老一輩領導人,都要讓他單獨拼寫表演,與他親切交談,并給予表揚鼓勵。中央電視臺對萬榮縣3位代表在展覽館現場表演時都分別進行了采訪錄像。展覽會快要結束時,全國掃盲協會會長陳毅元帥在吳玉章老人的陪同下,看望了展覽會全體人員并同大家合影留念,吳玉章老人還專門設宴款待了我們。在離開北京前夕,筆者同程淑欠、程寬牛接受了日本雜志記者采訪,日本雜志向日本的讀者也介紹了萬榮經驗。從此以后,在全國范圍內,掀起了一個一馬當先萬馬奔騰“學萬榮,趕萬榮”學習漢語拼音,開展注音識字,推廣普通話的新高潮。

為什么中共中央對推廣萬榮經驗如此重視,各地群眾又如此歡迎,其核心就是它把中國幾千年來人們學習方塊字時“先識字,后讀書”的教與學的方法,改變為“先讀書,后識字;邊讀書,邊識字”的新的教與學方法,讓人們識漢字時能無師自通,由難變易,為我國加快掃盲速度,找到了一條新的途徑。正如中共中央《關于推廣注音識字的指示》中所指出的,“山西萬榮縣注音識字經驗是我國文化革命中一項重要的創造,應當在全國迅速推廣”。當年《人民日報》發表社論《大力推廣注音識字,爭取提前掃除文盲》也指出:“注音識字是掃盲和業余教育中重要的教學改革,為工農群眾知識化開辟了新的捷徑,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中共中央對萬榮經驗高度重視、高度評價,這在當時對萬榮縣和晉南地區而言,都是空前的。現在回憶起來,那段歷史往事也應該是新中國成立70年來銀河教育史上最輝煌的篇章。

如何落實中共中央指示?如何推廣萬榮經驗?我們在推廣過程中,既遇到過實際困難,也遇到天災、人禍的干擾,并不是一帆風順的。當時遇到的首要問題就是對群眾要求學習的積極性、迫切性認識不足,沒有準備好大量的注音讀物。據統計,當時僅在我們晉南地區就有近百萬群眾、干部和學生參加拼音學習。而當時僅有學拼音的教材,卻沒有準備好大量的注音讀物,小學課本也還沒有注音,滿足百萬群眾對注音讀物的需求,就成為一大難題,如不及時解決,學習運動就有夭折的危險。按照萬榮的經驗,只有自己辦拼音報,印刷注音讀物,才是解決這一實際難題的唯一辦法。而當時國家對所有物資實行統購統銷,辦報所需的設備、紙張、銅模、印刷、出版手續等一系列問題,地方上又難以解決。于是筆者又受命赴京請示中國文改會吳玉章老人和葉籟士副主任尋求支持。在吳老的直接關懷下,不論在中央和省政府辦理出版手續,還是赴上海制作拼音銅模,有關單位都是一路綠燈。為了解決燃眉之急,文改會當時又贈送了一臺英文打字機。于是,在地區一級首創的《晉南拼音報》出版了。同時,教育部門編印的注音識字課本也發放到基層。廣大群眾如饑似渴的學習要求滿足了,參加學習的群眾如虎添翼,學習情緒空前高漲。萬榮、臨猗、芮城、永濟等縣曾涌現出一大批既會拼音識字,又會講普通話的積極分子,還分別出席過在上海和青島召開的全國普通話觀摩會,受到表彰。這是晉南農民首次獲得如此殊榮。到了1962年,由于三年自然災害的來臨,大多數農村的學習活動因“天災”影響而停學了,筆者也被下放到臨猗,《晉南拼音報》因機構精簡也停辦了,一停就是兩年。進入1964年,隨著經濟形勢的好轉,筆者又調回原單位,《晉南拼音報》恢復出刊,各地學習活動又逐漸恢復。

1970年,晉南地區分為臨汾、銀河兩個地區,到了1974年正是“四人幫”橫行的年代,新建的銀河行署為了落實中共中央指示,在“四人幫”的干擾下,要求繼續開展注音識字運動,于是筆者在逆境中又受命籌辦分專以后的《銀河拼音報》。當時因有一個地區不允許辦兩種報紙的限制,經與銀河地區報協商,地委書記白興華批準,由《銀河地區報》增刊《拼音版》以應急需。至1979年《銀河地區報》停辦,經省委批準《銀河拼音報》才正式成立,恢復到原《晉南拼音報》的四開四版版面,向全省發行。

這一階段拼音報的任務仍堅持繼續面向成年人,為落實中共中央指示,為采用注音識字的學員提供注音讀物為主,新增了“為小學校低年級拼音識字教學服務”的專欄。除此之外《銀河拼音報》還擔負一項特殊使命——特設了“純拼音”專欄,為當時中國文改會在銀河地區萬榮縣青谷村、薛村,聞喜縣東魯村組織的3個“漢字拼音化”骨干班提供“純拼音”讀物,為在這3個村實施巷道名、人名以及在日常生活中利用拼音記工、記賬、記事等實驗服務。實驗結束后,專家們對實驗進行了專題總結,為文改會擬用拼音寫地名、人名,以及其他應用方面提供了寶貴意見。

隨著實驗班結束和1981年銀河在全省率先實現基本無盲區之后,1982年經省委宣傳部和省教育廳批準,《銀河拼音報》更名為《小學生拼音報》,為小學推行漢語拼音、推廣普通話和低年級語文教學改革服務。

《晉南拼音報》從1960年創刊到更名為《小學生拼音報》至今,已有60年的歷史,它為當時晉南地區和分專以后的銀河地區落實中共中央指示,推行注音識字,推廣普通話作出了巨大貢獻,立下了汗馬功勞。現今的《小學生拼音報》在歷任銀河市委領導下實現了面向全國發行,有一百多萬的小讀者,是全國唯一多次獲過金獎的拼音類讀物,并入選全國100種優秀報刊名錄。進入新時代的今天,相信這份報紙會繼續高舉推行漢語拼音方案的旗幟,奮勇前行,創造出更加輝煌的成績。

網站聲明

銀河日報、銀河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銀河娛樂城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銀河娛樂城-銀河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銀河娛樂城”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安徽时时彩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