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法制>

“楓橋經驗”在解州派出所的實踐

來源:澳門銀河發布者:時間:2019-09-11

聚民力 止民爭 保民安

——“楓橋經驗”在解州派出所的實踐 



記者 樊朋展 李政奇

在解州派出所里,一張轄區版圖可以看出解州鎮的三大特點:農村面積大、廠礦企業多、景區游客多。尤其是關帝廟景區,每年接待成千上萬的外地游客。解州,理所當然地成為了銀河的一個形象窗口。

解州派出所作為一個基層派出所,守護著轄區4萬常住人口、年均超過80萬人次游客的平安。如何擦亮銀河的形象窗口,做到“矛盾不上交、平安不出事、服務不缺位”呢?

近年來,鹽湖公安分局一直重視解州派出所的發展,今年5月底,該局安排專人前往楓橋派出所學習。6月份開始,解州派出所按照鹽湖公安分局黨委的安排,全力創建“新時代楓橋式派出所”,試圖探索出一條實踐新時代“楓橋經驗”的新路子。



“分級診療” 多元化解

確保“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鎮”

“我知道你們已經盡力了,非常感謝你們。”8月28日,解州鎮居民郭某芳的家里,郭某芳對民警說。

近日,解州派出所民警啟動三級矛盾化解機制,經多次調解,終于化解了一起長達28年的女兒與父母的矛盾糾紛。

這一矛盾的化解,源于6月初該所打造楓橋式派出所時,創建的三級矛盾糾紛化解機制。

多年來,解州派出所每個月的警情中,有三分之二以上都是矛盾糾紛。生活中,一些原本可以第一時間化解的小糾紛,卻釀成了大矛盾,進而演變成為陳年積案。可見,提前化解比事后解決更有效。

如何化解矛盾,不讓小糾紛釀成大矛盾,成為解州派出所工作的重心。5月底,在鹽湖公安分局黨委的安排部署下,解州派出所認真學習楓橋派出所多元化矛盾化解經驗。隨后,在鹽湖區委政法委的指導下,解州鎮在全鎮建立“網格管理,分級診療,預防為主”的三級矛盾糾紛化解機制。尤其是在“分級診療”方面,解州鎮黨委和該所根據轄區實際,創新性地提出了三個等級的“分級診療”機制。

如今,只要是發生在解州鎮有關警情類的矛盾,民警會第一時間通知當事人所在村的村主任。在村一級,由村委會牽頭,組織當地有公信力的人士,對矛盾進行“會診”,盡可能就地化解。如果矛盾糾紛還存在隱患,則直接交給“片區糾紛化解室”進行調解。

為了方便調解,解州鎮將轄區的行政村劃分為三個調解室,由該鎮黨委委員、責任區民警、包村干部、法律顧問、社會達賢組成,對矛盾進行再次調解,盡力做到矛盾在區域內化解。如果二級和三級“診療”都沒能化解矛盾,那么直接進入終極矛盾化解室——解州鎮矛盾糾紛化解委員會。該委員會由鎮黨委書記、解州派出所所長、司法所所長等組成,對矛盾進行終極“會診”。在矛盾糾紛化解時,該委員會將協調市、區各職能部門來到解州解決復雜問題,盡量保證矛盾化解不出鎮。

6月28日,解州鎮常平村村民耿某秀和賈某蠶因經濟糾紛發生爭執。常平村矛盾糾紛化解室介入調解,及時化解了兩人的矛盾。

7月22日,解州派出所值班民警接到一起兩口子吵鬧的警情。民警經過近兩個小時的調解后,雙方最終選擇包容諒解。

8月9日,解州鎮轄區群眾連某反映其鄰居經常將車停放在路中間的問題。民警得知情況后,立即將該情況反饋給轄區五龍峪矛盾調解室。該調解室及時化解矛盾糾紛。

……

這些事雖小,但足夠暖心。

三級診療矛盾化解機制自6月初設立以來收效明顯,已調解轄區糾紛17起,其中三級14起、二級2起、一級1起,成為解州鎮化解民間疑難矛盾的重要平臺。



轉變理念 主動出擊

把矛盾化解在基層

如果說三級矛盾化解機制的建立,為“楓橋經驗”在解州扎根,提供了基本構架和厚實土壤,那么,讓新時代“楓橋經驗”能夠結出碩果,自然離不開該所全體民警處理矛盾觀念的轉變。

聶某,原解州某泵廠推銷員,2008年因交貨款問題和廠里發生爭議,后多次與公司溝通未果。至此,聶某開始了長達11年的上訪。

2018年5月開始,雙方矛盾升級。聶某和他母親開始到該廠鬧事,影響該廠的生產經營秩序。

每一次鬧事,該廠負責人就撥打110報警電話,讓解州派出所出面進行調解。經過多次調解,雖然聶某維權的方式有所緩和,但雙方也因為賠償金的問題,一直坐不到談判桌前。

近一年的時間里,雙方就因此事報警20余次。

“我們被動式地出警,浪費了有限的警力。”該所所長錢潤意說。

為了發揮民警的主觀能動性,從思想上轉變過去的被動式出警模式,該所決定將該案作為一個突破點和試驗田。

該所民警姚曉雄、馬慶軍主動聯系聶某。其間,得知聶某在市區,馬慶軍立即前往。

在3次主動上門溝通后,聶某看到了民警的誠意,也希望民警從中說和,把此事化解。

經過兩個月里近十次的調解,7月中旬,雙方就該矛盾糾紛達成協議。此協議也得到了雙方當事人的認可。

“該案的成功調解,極大地增強了民警的自信心。”馬慶軍說。

“很有成就感和獲得感。”姚曉雄說,這次矛盾的化解,不僅為他們的工作提供了新的思路,也讓他們在處理矛盾的觀念上有了質的變化。

“今后,我們要主動摸排自己轄區的案件,主動出擊,提前介入,抓早抓小,把矛盾及時化解。”馬慶軍說。



警力有限 民力無窮

建設“楓橋員”隊伍

打造群眾身邊的調解員

“房前不栽桑樹,房后不栽柳樹!”

“我的大門前想種什么樹就種什么樹,關你什么事?”

“你必須把樹換了!”

……

日前,在解州鎮蠶坊村內,劉某因為在門前種了一排柳樹和鄰居李某起了爭執。雙方你一言我一語,毫不示弱。爭執激烈時甚至發生過肢體沖突。

“慢著,慢慢說。”因為雙方多次發生爭執無法調和,該村的村委書記李春榮得知后前來調解。

一次,兩次,三次……李春榮跑了一趟又一趟。其間,李春榮通過微信給劉某發了一段《六尺巷》的典故:“千里修書只為墻,讓他三尺又何妨。萬里長城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看了微信后,劉某回復說:“有道理。”

找到突破口后,李春榮前往劉某家勸說。經過幾個小時的心理疏導,兩家糾紛得以化解。

李春榮除了是該村村支部書記外,還有一個讓他自豪的身份——“楓橋員”。他主要負責附近幾個村的糾紛調解。

社東村村支部副書記趙長安也是解州派出所選出來的“楓橋員”。

自從被派出所任命為“楓橋員”后,趙長安忙得不可開交。如今在社東村,一旦發生小矛盾,大家都急著找長安。

“因為有了這頭銜,公信力也提高了不少。”趙長安說。談起自己化解過的矛盾,趙長安如數家珍,“這是昨天的,這是前幾天的……”翻開趙長安的調解筆記本,上面密密麻麻地記錄了他所調解的矛盾。

“現在,有了‘楓橋員’頭銜‘撐腰’,我們的工作也更好開展了,在這中間我們也學到了不少化解矛盾的方法。”趙長安說。

如今,像李春榮和趙長安一樣的“楓橋員”,在解州鎮一共有8名。他們都是在全鎮范圍內選拔出來的,是具有矛盾糾紛化解經驗、德高望重的群眾代表,負責在轄區內協助開展治安隱患排查,化解民間糾紛調解工作,預防重大事件、事故發生。

解州派出所民警張春暉說:“‘楓橋員’不僅在地域上靠近群眾,而且還在情感上貼近群眾。只有打造好‘楓橋員’隊伍,預防、化解矛盾,才能做到‘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鎮,矛盾不上交’”。

除此之外,該所還通過立體化微信群,建立了11類微信群組,和轄區群眾“成群”,和司法、綜治、治保人員“成群”,和轄區企業、個體工商戶“成群”,全面掌握解州轄區治安動態、社會動向,及時了解轄區矛盾隱患,做到預防為主,助推轄區矛盾糾紛化解。同時,該所還依托掌上派出所平臺,充分發揮群眾力量,通過“我有話說”欄目,第一時間掌握轄區治安動向,做到預先處置及時化解,達到群防群治的社會治理新格局。

解州因關帝廟而享譽海內外。人多事多,在現有的警力下,解州派出所和景區建立了聯勤聯動機制,并定期組織治安防控培訓。同時,該所在景區設置了硬隔離措施,完善安保配套設施,并在大型活動舉辦前,開展反恐防暴、消防演習。此外,該所還定期到所里排查安全隱患,保障景區秩序井然。20余年來,解州關帝廟無重大案件,無文物破壞,無重大事故發生。

據了解,從6月以來,該所的警情同比下降百分之四十以上,刑事案件發案率大大降低,治安案件發案數明顯減少。居民覺得:吵架聲少了、埋怨聲輕了、走路安全了、住的也踏實了。


網站聲明

銀河日報、銀河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銀河娛樂城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銀河娛樂城-銀河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銀河娛樂城”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安徽时时彩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