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文化>

心不設防 悲夫蔡邕

來源:澳門銀河銀河日報發布者:趙戰生時間:2019-09-05

公元189年,涼州梟雄董卓入亂洛陽,廢少帝,立獻帝,專斷朝政,禍害百姓,被司徒王允設計斬殺。董卓死后暴尸街頭,“看尸軍士以火置其臍中為燈,膏流滿地,百姓過者,莫不手擲其頭,足踐其尸”。僅此鏡頭,足見不殺董卓,眾怒難平。

然而,正當滿朝文武、天下百姓為誅奸雄拍手稱快時,卻有一人“只因(董卓)一時知遇之感,不覺為之一哭”。他就是文藝雙馨、清譽九州的大學者蔡邕。

只因了這一哭,蔡邕惹禍上身,被王允下獄縊死,沒能走過他的花甲之年。

蔡邕,字伯喈,祖籍陳留郡圉縣(今河南開封圉鎮)。他自小謙恭好學,遍閱典籍,還是個遐邇聞名的大孝子。其母因病臥床,三年不起,他一直守護在床前,足不出戶,衣不解帶。母親去世后,他在母親的墳墓旁筑了間小屋,與慈母陰陽廝守,朝夕相伴。

走出母逝的悲傷后,他師從太傅胡廣,學業大長,不僅精通經史,對書法、音律、辭賦等也頗有造詣。

公元183年,漢靈帝頒旨,命蔡邕等人修訂儒學《六經》。蔡邕博覽群書,覺得有些典籍或因時間久遠,流于訛傳;或因作者臆斷,以偏概全。為了不貽誤他人,他把精心考證后的經文,寫在四十六塊石碑上,雕刻成《熹平石經》,豎立在太學門外,成為學子們學經的范本。相傳《熹平石經》問世后,每天前來拜讀及摹寫的,就有一千多人,因車輛過多,街道為之阻塞。

書法,是中華文人的靚麗名片。蔡邕擅長篆、隸,尤以隸書聞名,時人有“骨氣洞達,爽爽有神力”之譽。他獨創的草篆“飛白書”,堪稱書法一絕。當初,他看見工匠用掃白粉的帚,在鴻都門(東漢時皇家圖書館)的墻上刷寫大字,筆畫中絲絲露白,似用枯筆寫成,遂產生靈感,發明了自成一體的“飛白書”。該書體飄逸俊秀,靈動多變,對后世影響甚大。唐人張懷瓘在《書斷》中,對其贊譽有加:“飛白妙有絕倫,動合神功。”

除了字寫得好,蔡邕的書法理論亦獨樹一幟,其《筆賦》《筆論》《九勢》,對書法藝術的發展,具有不可估量的導向作用。

蔡邕亦對音律情有獨鐘,尤喜撫琴。他親手制作的“焦尾琴”,與齊桓公的“號鐘”、楚莊公的“繞梁”、司馬相如的“綠綺”,并稱為中國古代四大名琴。

此外,蔡邕還會制笛,他用柯亭之竹做成的“柯笛”,音色優美,堪稱珍品。《晉書·桓伊傳》:“(桓伊)善音樂,盡一時之妙,為江左第一。有蔡邕柯亭笛,常自吹之。”

桓帝在位時,宦官得勢。聽說蔡邕琴藝出眾,便慫恿桓帝降旨,命蔡邕進京獻藝。蔡邕無奈,只好從命。當他走到偃師時,擔心宦官加害,便以生病為由,折轉回了故鄉。

靈帝登基后,啟用賢良,讓蔡邕做了郎中。此間,他寫下了《宗廟疊毀議》《薦太尉董卓表》《述行賦》等文章,還參與續寫了《東觀漢記》。他在文章中,贊揚了東漢建立之初,先皇勵精圖治的清明政治,抨擊了當下社會現實:“自此以后,朝政日益腐敗,朝廷大權皆被佞臣所奪。”他的這些違時悖世之論,顯然不受歡迎,朝廷將他續寫的東漢國史定為“謗書”,下令禁毀。

之前,因屢有怪異現象發生,靈帝曾特詔蔡邕詢問。為了保密,還讓他把奏折用皂囊封好呈上。蔡邕在奏折中把災異歸咎于權宦亂政,并列舉了幾個人的名字。靈帝看了嘆息不已,起身如廁。不料奏章被宦官曹節偷看后,暗中向有關人透露了消息,那些人都對蔡邕心懷怨恨。

蔡邕本與司徒劉郃不和,他的叔父蔡質,又與將作大匠陽球關系緊張。陽球是中常侍程璜的女婿,于是程璜便讓人寫匿名信誣告蔡邕、蔡質,叔侄二人終被下獄問罪,流放到朔方郡。

陽球仍不解恨,又派刺客追蹤刺殺蔡邕。刺客為蔡邕的正義之舉所感動,中途放棄,悄然離去。

次年大赦,朝廷赦免了蔡邕,并準許他返回開封。五原太守王智是中常侍王甫的弟弟,平日十分驕橫。為了博取雅譽,他設宴為蔡邕送行。酒過數巡,蔡邕已不勝酒力,王智仍要勸酒,被蔡邕拒絕。王智頓感掃興,破口大罵:“囚徒也敢輕侮我!”蔡邕變色,拂袖而去。

王智猶不依不饒,串通其兄王甫,密告蔡邕,怨天尤人,誹謗朝廷。蔡邕為避禍端,遠走他鄉,在吳地隱居了十二年。

公元189年,漢靈帝去世,董卓任司空。為了裝點門面,董卓征召蔡邕進京,遭到拒絕。董卓憤然罵道:“我握有滅人三族的權力,就算他蔡邕再高傲,殺他也不過轉足之間的事而已。”

及至見到蔡邕,董卓被他的文華才干所折服,舉他為高第(品學兼優者),歷任侍御史、治書侍御史、尚書,三月之內,遍歷三臺。

初平元年(公元190年),蔡被拜為中郎將,隨漢獻帝遷都長安,受封高陽鄉侯。

此時的董卓氣焰熏天,威權更重,其賓客、僚屬想讓獻帝尊董卓為尚父。董卓征詢蔡邕的意見,蔡邕說:“(姜)太公輔周滅商,立下了不世之功。現在,您的威德雖盛,但還無法與太公相比。這事還是等關東平定,陛下返還舊京后再說吧。”

董卓非常欣賞蔡邕的琴藝,每逢宴會,往往讓他撫琴助興。時間長了,蔡邕看出董卓剛愎自用,自己的政治主張很少被采納,心里很郁悶。他對堂弟蔡谷說:“董公性格剛烈容易作惡,終究不能成事。我想東奔兗州,只怕路途遙遠,不易到達。”蔡谷勸他說:“你的容貌與常人不同,走在路上很容易被人認出,就是到了兗州,想躲起來也難啊!”蔡邕這才打消了遠走高飛的主意。

初平三年(公元192年),董卓被誅,蔡邕因哭舊主獲罪下獄,許多人都想救他,沒有成功。太尉馬日(mì)石單(dī)對王允說:“蔡伯喈是曠世奇才,熟知漢史,讓他完善典籍,善莫大也;何況他素有忠孝清譽,獲罪也沒有緣由,殺了他豈不喪失民心!”可偏執的王允卻說:“往昔漢武帝不殺司馬遷,使他寫下毀謗之書流傳后世。方今時局動蕩,國勢頹委,不可讓佞臣在幼主前舞文弄墨,使吾等蒙其訕議也。”

馬日石單離去后對人說:“王允大概不能長久于世。有道德的人,是國家的綱紀;撰史立傳,是國家的典籍。廢棄了綱紀與典籍,這個人難道還能長久嗎?”王允聽說了這話,非常后悔,急忙派人去阻止行刑,可為時已晚,蔡邕已被縊死在獄中。

噩耗傳出,群臣士子莫不慟哭。經學大師鄭玄扼腕嘆息:“漢朝的事,還有誰來考定啊!”兗州、陳留郡一帶的民眾,紛紛掛起蔡邕的畫像紀念他。

蔡邕生前著述甚多,內容廣泛,其散文、詩歌、碑銘、諫文、章表、奏疏、箴言、筆記,林林總總,蔚為大觀。只可惜遭遇人際坎坷、戰亂紛擾。大多亡佚。后經其女蔡琰(字文姬)極力整理搶救,才有部分文稿流傳于世。現在仍可看到的,主要有明人張溥所輯的《蔡中郎集》二卷,丁紹儀的《全漢詩·卷七》存其詩多首,嚴可均的《全后漢文》收錄了他的詞賦、奏疏等多篇。

這些頗受世人追捧的美文華章,連同《熹平石經》、草篆“飛白”,還有那宛若天籟般的“柯笛”、“焦尾琴”聲,構成了蔡邕這座東漢文化巨人的雕塑。

然而在蔡邕身后,卻響起了不同的聲音。莘莘學子、遷客騷人對他的文華才藝贊不絕口,由衷佩服;而政壇名宿、官場人物,卻對他為董卓之哭,頗有訾議;當然也不乏文史大家的客觀剖析,持公而論。

三國史專家、宋代河東聞喜縣人裴松之,在評論蔡邕依附董卓時說:“雖為卓所親任,情必不黨。寧不知卓之奸兇,為天下所毒,聞其死亡,理無嘆息。縱復令然,不應反言于王允之坐。”

經學博士、明代人李贄,則別有見地。他說:“今人俱以蔡邕哭董卓為非,是論固正矣。然情有可原,事有足錄,何也?士各為知己者死。設有人受恩桀紂,在他人固為桀紂,在此人則堯舜也,何可概論也?董卓誠為邕之知己,哭而報之,殺而殘之,不為過也,猶勝今之勢盛則借其潤,勢衰則掉臂去之,甚至為操戈,為下石,無所不至者。畢竟蔡為君子,而此輩真小人也。”

顧景星卻認為,當初并非是蔡邕主動投靠,而是董卓的蓄意拉攏:“卓蓋惜邕致天下豪杰,不加望外之榮,無以市德。故舉之髡鉗之余,爵之卿貳之上。且邕有何功?遂封侯食五百戶、祿五十萬?夫無故之利,圣人惡之。邕初議卓不可受尚父之稱,而自出顯位,何也?”他自問自答,說原因就在“邕,卓之囮也。”囮,古稱“鳥媒”,就是獵人用經過訓練的鳥,引誘鳥群,伺機大量捕捉。

金無足赤,人無完人。

蔡邕在自己人生的低谷,遇到了心懷叵測、卻于他有知遇之恩的董卓,對其心懷感激,也是人之常情。盡管他無功受祿,三日三遷,拜爵封侯,但他并未失卻本真,為虎作倀,“與卓為黨”。這卻是十分難能可貴的,正如李贄所言,“畢竟蔡為君子”。

但君子畢竟不是圣人,難免有考慮不周,做錯事的時候。蔡邕的無邪無知,就在于不該心不設防,當董卓已被誅后,還在王允之側,為董卓緩頰。也許他只是一時沖動,并非真的要為董卓鳴冤叫屈,但卻在無意間為自己招致了囹圄之累,殺身之禍。

蔡邕的悲劇還在于,他被董卓所利用,成了“卓之囮”,尚不自知,還要去為董卓一哭,使自己的一世清名,蒙上了洗不凈的污漬。

網站聲明

銀河日報、銀河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銀河娛樂城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銀河娛樂城-銀河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銀河娛樂城”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安徽时时彩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