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情感講述>

九旬老八路趙宗華的崢嶸歲月

來源:澳門銀河發布者:時間:2019-08-30

14歲參加八路軍

是他一生的驕傲

“因為戰爭家都沒了,到處躲避求溫飽。”想起曾經的歲月,趙宗華感慨地說道。

趙宗華(小名富升),1930年8月出生于河南省濟源。1942年,因三年自然災害,顆粒無收,加上日軍搶人搶糧的惡行,他隨父母一路跨過黃河逃至山西省垣曲。又累又苦,夜里一家人找了路邊的破窯洞剛住下,就被搶劫得身無分文,一無所有。父親和趙宗華上聞喜找工養家,母親帶著兩個妹妹留在當地討飯,被迫分離。小小的少年,只能給人放牛過活。當父子剛賺了工錢,父親就吩咐趙宗華趕緊給母親送去。趙宗華一個人一路徒行,終于見了街上同樣衣衫襤褸的母親。大妹和母親已經走散,他抱著母親大哭。戰火紛飛的日子,為求溫飽,母親帶著他們轉移到山里,和父親失去聯系。之后,一家人輾轉一年多,才終于團聚,在夏縣泗交鎮窯頭村定居了下來。

因為山上有八路軍的保護,一家人的日子安穩了一些。那時,在未滿14歲的趙宗華眼里,八路軍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感謝八路軍給了他一個穩定的家。他總對母親說:“八路軍人好,我也想當八路軍,去打日本人。”1944年,趙宗華參加了八路軍,“當了兵,不怕死”,誓要跟著上前線。他進入晉、冀、魯、豫邊區太岳三分區康支隊當戰士,開始中條山抗日游擊戰。

小小少年上戰場,經過一年的伏擊戰,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勝利時刻到來,抗日戰爭宣布結束。

親歷三打銀河

那段烽火歲月

“都是戰士的鮮血,勝利不容易啊。”回憶前半生的崢嶸歲月,趙宗華60年后的今天,仍是歷歷在目。

1946年內戰發動,趙宗華被派去給部隊聯絡站送信。他一路機靈躲過了好幾波敵軍,順利完成任務歸來,當時的司令部首長李明如對他激動地說道:“小鬼,你真棒,真是機靈!你給我當警衛員吧。”

說到1947年解放軍三次攻打銀河的壯烈場面,8000多人戰亡的事實,他更是記憶猶新。敵人人數眾多、武器先進、火力迅猛,五月攻占了銀河羊馱寺機場,一打銀河結束。很快我軍決定第二次圍攻銀河。說到二打銀河時,趙老忍不住紅了眼睛。

十月的天,陰雨綿綿、寒冷無比,衣衫單薄的戰士主要就是攻城,大家齊心協力挖地道到城墻下,準備埋炸藥。但敵人的援軍把我軍的攻城陣破壞了,這一站打得極其艱難,最后二打銀河被迫中止。城是一定要攻下的,否則對今后的戰局更加不利。

“老百姓心疼解放軍,把豬羊都宰了,送肉送糧給我們吃,門板都卸了,給我們做防御。但是我們失敗了,覺得無臉面對江東父老。”這是當時司令員王新亭的一番話,至今趙宗華敘述起來,還是紅了眼,“沒臉見晉南的老百姓”。因為在這片土地生活了很多年,對這里的人們懷著更深的感情。看著首長哭,趙宗華也忍不住跟著落淚。

最后關鍵時刻,首長們召開會議,總結經驗教訓,請求援軍,把戰壕挖至城墻底下,通過爆破攻城,成功打開突破口。還好三打銀河時,終于拿下,但我軍也損失慘重。銀河順利拿下,大軍一路北上,攻克臨汾,晉中大捷,解放太原,趙宗華離這片深愛的土地越來越遠。

炮彈炸開的瞬間

他機智保衛首長

“血淋淋的戰士就在身旁,但仗還要繼續打。”越往北上,戰事越急,面臨的危險也越大。趙宗華跟隨司令員穿過太谷的平地,敵軍飛機的轟隆聲常常就在頭頂徘徊,扔炮彈、機槍掃射鋪面而來。他們剛剛到達東陽鎮,正在堡壘上觀察地形,一輪飛機轟炸又來了。剛下堡壘到戰壕,敵人的戰機貼著地面就飛了過來,千鈞一發之際,趙宗華只能把司令員撲在身下。近在耳邊的一聲巨響,趙宗華他們被埋在了炮彈炸開的沙土下。其他幾個戰友被炸得沒了手腳,血肉模糊。

飛機飛過,就是血淋淋的犧牲,但還是要一路向太原進軍。1948年10月,趙宗華所在的十八兵團六十二軍進入東山,這是太原城東的天然屏障。白天敵人飛機大炮攻擊,只能晚上攻占。臥虎山、牛駝寨、雙塔寺是布陣太原最重要的三個點必須拿下。牛駝寨地勢陡峭,“能進一尺,不能退一寸”,和陣地同存亡,是所有解放軍的共識。一梯隊犧牲了,二梯隊、三梯隊依次上。“大家根本不把死當一回事,我的任務就是保護好首長,我們同生死共命運。”這是當時趙宗華的唯一信念。因趙宗華作戰勇敢,無數次地舍生忘死救首長,后來圓滿完成任務,被評為首長模范警衛員。

1949年4月,太原解放,百萬大軍南下,趙宗華他們頂著炮火越過黃河,進軍大西北、西南,解放西安。

趙宗華仍記得進寶雞的時候,一路上軍隊又累又餓,到一個鎮上修整時,井深沒有水,只好打了臟水池的水準備做一鍋小米飯。十八兵團接到緊急軍令,必須明天拂曉前拿下寶雞。司令一看地圖,還有一百里地,必須急行軍,后半夜到達,才有可能在天亮前攻城。大家顧不上吃飯,只好拿著毛巾包著飯,邊跑邊吃,蹚水過河,終于在半夜兩三點進入陣地。最后,終于保住了渭河大橋,打碎了敵人試圖炸毀的企圖。我軍順利解放西安。

參加抗美援朝

他義無反顧

1949年9月份,蘭州解放,趙宗華本想跟隨部隊南下到西康。這時大半個中國已經解放,司令員李明如對他說:“你不必老跟著我了,你去上學吧。”因趙宗華自幼出身書香門第之家,祖父是讀書人,他從小受祖父教導學習詩文,戰友們都愛開玩笑叫他“小秀才”。

隨后,司令員幫助他聯系了太原軍區軍政大學。得知可以繼續求學,趙宗華很是高興,終于可以不負秀才之名了。

沒成想沒過多久,1950年10月抗美援朝戰爭開始,中國人民志愿軍赴朝鮮作戰。當收到組織的命令,問他是否愿意赴朝鮮。趙宗華毫不猶豫地說:“服從命令,聽指揮。”1951年,趙宗華出國參加抗美援朝,歷任志愿軍某團四連政治指導員、團部黨委秘書,參加過朝鮮第四次、第五次戰役和東線防御、夏季金城反擊戰役,1953年停戰后回國。

“當時都叫我們是最可愛的人。”90歲的趙老,說起這個稱呼,更是多了那么一份感慨和可愛。當時冒死奔赴朝鮮時,趙宗華說唯一放心不下的是遠在家鄉的父母,怕他們抗寒挨餓,組織上給寄了30塊錢。

再次與父母相見,是在1962年的北京。母親抱著已是軍官的兒子,一再確認著,“你是小富升嗎?我怎么看著都不像。怎么這么高了”?

離家十幾載,已是相逢不相識。

記錄歷史書寫今天

他珍惜當下的幸福

趙宗華在軍隊戰斗和工作了22年,榮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三次,榮獲二等功獎章,抗日紀念章,解放華中、華北、西北、全中國,抗美援朝等多枚紀念章、勛章和獎章。直到1966年,他從北京軍區轉業到北京市朝陽區任教育局局長。經常出黑板報的趙宗華,常被人稱贊,寫得一手好看的粉筆字。他開始撿起自己的書法,鉆研書法藝術,練習、臨摹、拜書名家,并攻讀中國書畫函授大學三年。正是他的這種廣泛借鑒,多看、多思、多學、多寫,將自己的閱歷和對人生的感悟,傾情于筆尖,他的書法作品在全國各地展出受到好評。

趙宗華還把自己經歷的革命歲月寫成詩詞,《嘔三打銀河》《克臨汾》《戰咸陽》《取寶雞》《甘灑熱血上西天》《憑吊杜馬死難烈士》等。離休后,他隨家人移居澳大利亞墨爾本,除了過年過節在街頭書寫祝福,還會在當地報刊上發表詩詞和書畫作品,盡自所能大力宣揚中國書畫和踐行中華文化。新中國成立50周年時,趙宗華自撰自寫書畫作品《思念》,“一程萬里越大洋,遠離祖國入異鄉,思緒繚亂故鄉遠,秋老更覺海風涼。澳洲風光固然美,怎比舊國水米香,獨立洋邊心如潮,遙望神州彩旗揚”被中國國家博物館展出并收藏。

現在的趙宗華回到銀河定居,吃著家鄉米,喝著故鄉水,終于如愿以償。

彈指一揮間,戰火連天的日子已經是60年前的事了。不論提及在戰場,還是今天的生活,趙宗華總是說自己是非常幸運的。能幸運地從戰場上毫發無損地下來,能幸運地被分配到北京軍區,能幸運地走進書畫世界,好運總是會照拂他一路順利。得到好心人的幫助時,他會很感激;受到大家的喜愛,他會很感恩。他就是這樣一個容易記得別人善意的人,容易感到滿足,更容易感到快樂。

他說,現在的自己還是一個青年,青春不老,要活到150歲,好好享受如今的美好生活,看看祖國的大好河山。

網站聲明

銀河日報、銀河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銀河娛樂城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銀河娛樂城-銀河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銀河娛樂城”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安徽时时彩选号